信托业的三个迷思,今天来讲一讲

  引言:

  2019年,信托业可谓风和云不断上升,所以它太热了。

具体表现是监督不断加强,暴力事件不断发生。行业底部反弹,显示出冰火两天的格局。来自中江信托,它被雪松国际收购至Essence Trust的117亿项目违约;从中泰信托到雷霆到云南国际,它被三方深深困扰;然后到23号,文建指的是对信托土地和房地产信托的严格监管;每次事件背后都有不同的信号。

正因为如此,信任逐渐成为饭后人们的谈话。事实上,由于投资门槛高,就业人数减少,缺乏市场教育,许多投资者,包括公众,仍然存在太多关于信任的误解和误解。

我之前写过的文章通常是一些比较干货和科普的文章,比如如何防止进入坑内?信托的高回报来自哪里?为什么推荐信托?也就是说,在误解方面,已经进行了一定的科学和教育。但后来我发现神话仍然是一样的,所以今天的文章更多的是关于信托业,人们的一些神话。

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故事,让我们感到安慰!

神话1:信任的起源

对信托有一定了解的朋友知道,信托的原型来自古埃及的“孤儿信托”。在这种协议中,妻子是财产的继承人,通常是孩子作为受益人,妻子是孩子指定的监护人。

现代信任的起源

然而,原型处于起步阶段,现代信托业起源于英国的美国体系。

当时在英国的封建社会,信徒们在死后将土地捐赠给教会,以便在死后进入天堂。根据规定,这部分捐赠的土地不需要纳税。结果是教会拥有越来越多的土地,国家税收的减少触及了国王和封建贵族的利益;国王自然无法忍受。

例如,规定如果将土地交给教会团体,则必须得到国王的批准。规则,信徒们修改了他们的捐款。将土地交给遗嘱中的第三方。但与此同时,教会有权使用并获得土地。这就是“Yous系统”,它是今天信任的原型。

以上内容写入教科书。

国内信托的起源

事实上,在中国数千年的悠久历史中,有着非常丰富的信任观念。

在教科书中,信托起源于英国。然而,众所周知,中国,一千多年前,事实上,中国已经拥有了一个家庭信托的原型。这是刘备的孤儿行为。本文不是历史类。这里只是对信任结构的简要介绍和分析。

从继承的角度来看,刘蓓坨的故事非常简单和正常,但有家庭信任的想法和原型,这是有意义的。在网友创建的下图中,编写起来非常简单。在这样的结构中,刘备是委托人,受托人是诸葛亮,受益人是刘禅,信托资产是蜀国政权(也被认为是刘氏家族企业);李岩相当于信托保护者的角色,对于受托人而言,它起着监督和制衡的作用,以控制受托人,避免滥用权力和损害受益人的利益。

从历史和人物的终结来看,这种家庭信任仍然是成功的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1。在受托人的管理下,实现了政权的平稳过渡;虽然刘伟有一定的管理费用,但受托人无意;由于控制机制合理,因此没有出现。皇帝之家的恶意管理层收购没有看到曹氏家族的悲剧;即使在最后,刘集团也输给了曹集团,但刘婵仍然被封存和幸福。

从这些角度来看,这种家庭信任是成功的。这也证明了信托的思想和起源至少不是来自国外。还有很多这样的案例,这里不再是一个例子。

神话2:信任是骗子

许多人对信托的存在存在相当大的误解。他们认为信托是P2P,信托是欺诈性的金融机构。事实上,信任是可靠的。虽然信托违约自2019年以来一直持续,但整体风险资产比率为1.31%,已在很大程度上上升;但总体风险仍然可控,因为信任遵循既定的业务流程;在默认情况下,很少(仅限于主动管理)。信任的信任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:

法律依赖程度

信任是现代金融业的四大支柱。通过银行,保险和经纪业务,它已经形成了金融业的四大支柱。中国的信任始于1979年,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许多纠正。整个信托行业的法律体系框架,同时留下68家正常经营信托公司。也就是说,信托公司是根据法律法规运作的;它与灰色区域旅行的金融公司完全不同。

监管水平的依赖

根据《信托公司管理办法》的有关规定,信托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(信托部)监管。也就是说,信托和银行,经纪公司和保险公司都受到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管,他们必须在每年的固定时间报告业务运作,并邀请第三方进行审计。

简而言之,信任是国内金融业的正规军

无论是国有还是私有,每个信托背后的股东都不简单。例如,信托“老大哥”的中信信托是中信集团在银行部门(建新,上新,兴业国际,交通银行),五矿,中融和爱建的四大信托。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内部部门可以看出,信托部门是一个与大型银行部门和股份制银行部门并行的机构。也就是说,信托公司与中国的知名工农,建立外交关系,邮政服务,投资促进,普法都统一到了银监会。并对其机构进行监督。

审批流程级别

与银行融资的“二级参与者”不同,信托是真正的发行人和产品生产者。其运作模式是筹集投资者的资金,并将其借给金融家(金融信托),信托公司。赚取管理费。

从初始项目到投资者的最终建议,信托产品将经历许多步骤。而且,许多步骤都非常专业。无论是行业的交易对手访问,风险控制措施和手段,最佳流程等等。一个信托产品从录取,项目,全面调整,初步审查,审查到管理,最后到监管部门报告,整个过程遵循严格的流程。

从以上三个层面来看,信任是可靠的。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该信托已拥有20万亿资产,并将在未来资本市场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

神话3:信任不是坏孩子

1979年,在商业巨头荣毅仁的领导下,中信信托今年正式成立,这标志着信托正式进入中国。

在发展过程中,中信信托为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吸引了大量资金,成为信托业的旗帜,做出了巨大贡献。与此同时,地方政府也将利润分散,这体现在世界各地信托公司的迅速建立和迅速扩张。到1988年信托公司的时候,信托公司的数量达到了742个,就像一个百团。

广州国际

在信托迅速发展的年代,广州国际信托(以下简称“广信”)成为窗口公司和行业的领导者。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,广信最终因杠杆过度导致破产。它不仅结束了作为窗口公司的使命,而且还在整个信托行业造成了非常糟糕的后果。行业整顿后,信托公司数量急剧下降至最后68家(其他三家公司被停牌)。

当你放手,你会死。

与经纪人和期货公司一样,该信托也重复了中国金融发展史的规则。

信任不是一个坏孩子

21世纪以后,信托公司为实体经济进行了大量的输血。与此同时,他们通过证券市场中的各种非法手段获得了犯罪分子的利益。典型的代表是金鑫信托。从那时起,许多负面的行业事件再次给整个行业蒙上阴影。包括中信信托,泛亚信托,今日中江和安信;金融业坏孩子的标签也一直挥之不去。

信托并没有像股票市场那么受到关注,而是业内的每一个重大新闻。它总是让人想起人们的历史记忆。它也在不断积累的负面新闻中。人们也认为信任是一个坏孩子。在制度优势的旗帜下,所有的工作都是系统的套利。没有更多,信任的声誉是如此糟糕。

换句话说,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,在探索过江金融领域的过程中,在不断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,信任有其独特的制度优势和灵活性。地球推动了城市的建设。在过去几年的快速金融甚至野蛮发展中,信任风险总体上是可控的。它不仅在实体经济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而且还大大扩展了居民的投资方式,特别是高净值客户。

信任真的不是一个坏孩子。

写在最后

尽管现代信任始于Youss体系,但信任的观念已经在中国扎根;作为中国金融的四大支柱之一,它受到严格的监督。与今年经常运行的私募和P2P相比,信任太可靠了;即使是违约70亿的中江,在雪松的调解下也开辟了拆迁之路。

信托资产管理规模已达21万亿元,远超保险经纪业务,成为继银行管理之后的第二大金融形式。关于信托是一个坏孩子还是一个金融先驱的讨论一直在进行,似乎很难最终决定短期。但是从历史,法律和金融的角度来看,信任是最有潜力的。

对于信托,我们应该以改革的态度鼓励他们,大胆创新,谨慎行事;为中国的金融业带来不同的东西。今天,在总书记提出的“前所未有的变化”中,金融创新的使命远未结束,风险控制也是行业永远的主题。

这就像是向东流淌的长江.